记者 王亮/文

  两年前的一笔收购,让世纪星源(000005.SZ)业绩进入“超速”车道,2015年、2016年的营业收入增幅分别为59.40%和472.79%。

  不外,《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发现,2016年,世纪星源前三大客户名单中,或是涌现其中心子公司(收购标的)原股东的名字;或是客户部分股东将股权质押给世纪星源核心子公司;或是世纪星源主要客户与主要供应商注册地址在统一镇子,且企业邮箱居然完全一致……几方错综复杂的真实关联,有待世纪星源给出进一步公道的说明,也有待监管部门核实查证。

  大 客户隐现子公司原股东身影

  目前,世纪星源主营业务为不动产商品房开发、物业管理服务、环保、交通及干净能源基本设施经营等业务,2016年“环保业务”、“酒店经营、物业”分别实现销售收入4.31亿元和5042万元,占当期营业总收入的比重分别为89.37%和10.46%。而世纪星源环保业务收入主要起源于其控股子公司浙江博世华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博世华”,2015年世纪星源收购其80.51%股权)。

  据介绍,博世华为处所政府、环保主管机构、工业企业等环境服务需求主体供给固体废料处理处理、污染修复、水处理、废气处理等环保项目的系统解决计划、环保设备系统集成、工程承包和技巧支持等服务。

  财报显示,世纪星源2016年对前五名客户的总计销售金额为2.7亿元,占年度销售总额的56.10%。其中,第一大客户为四川华洁嘉业环保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华洁嘉业”),销售额为1.34亿元,占比27.80%。

  工商资料显示,华洁嘉业成立于2015年7月2日,注册资本2000万元,股东分离为陈潇、邓博豪、长沙怀石投资治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怀石投资”)。

  天眼查显示,2016年7月13日,华洁嘉业股东之陈潇、邓博豪分别将所持全部股权对应的1020万元、380万元质押给了博世华。

  对此,世纪星源解释称,合同约定业主华洁嘉业公司的股东陈潇和邓博豪将股份质押给博世华环保,同时约定在回购款付清以前博世华环保拥有该项目标所有权。

  据懂得,华洁嘉业第二大股东怀石投资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合无法接洽”被长沙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雨花分局于2016年11月11日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工商资料还显示,怀石投资成立于2016年3月30日,执行事务合伙人为毛洞庭,合伙人分别为毛洞庭、叶凌毅。

  偶合的是,依据工商资料,博世华原股东杭州环博也有一名股东名为“毛洞庭”。

  2015年,世纪星源公告称,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陈栩、许培雅、浙江天易、杭州环博等所持博世华80.51%的股权,共支付交易对价 4.49亿元。据当时世纪星源介绍,杭州环博持有博世华5.71%股权,法定代表人为陈栩,并担负公司董事长。据世纪星源介绍,“博世华原实际掌握人陈昆柏与陈栩为父子关系”。

  世纪星源表示,怀石投资的执行董事毛洞庭与杭州环博中的毛洞庭为同一人,毛洞庭于2016年9月购置了杭州环博的部分股份。

  此外,世纪星源2016年第三大客户天镇县洁安城市保洁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天镇洁安”)股东也与杭州环博原股东重名,当年的销售额为3981万元,占比8.26%。

  工商资料显示:天镇洁安成立于2009年5月26日,注册资本110万元,经营范围为城市生活垃圾处置,目前的法定代表人和唯一股东均为沈思君。

  2016年9月19日,世纪星源发布公告称,控股子公司博世华近日中标天镇县县城生活垃圾卫生填埋场设计施工总承包工程,并与天镇洁安签署总承包合同,合同签约价钱4280万元。2016年9月22日,世纪星源公告称,发包方(指天镇洁安)与本司不存在关系关系,除本次业务外,最近三个会计年度与本司无业务往来。

  但据了解,2014年,沈思君成为天镇洁安第一大股东,持股54.54%,截至2016年末,沈思君持有天镇洁安100%股权。工商资料显示,2016年12月8日,沈思君将其持有的天镇洁安100%股权全体质押给了博世华,目前状态为“有效”。对此,世纪星源解释称,合同约定业主公司的股东沈思君将股份质押给博世华环保,同时约定在回购款付清以前博世华环保拥有该项目的所有权。

  而杭州环博股东名单中也曾呈现过“沈思君”,“沈思君”原持有杭州环博2.78%股权,2014年12月18日转让给了陈昆柏(博世华开创人)。

  世纪星源表示,“2013年前,沈思君为博世华环保工程部员工,因此他购买了杭州环博的股份,2013年离任(公司已收回沈思君的股份)、参加成立天镇县洁安城市保洁有限公司,所以两个沈思君为同一人。”

  核心供应商与客户股东疑团

  不仅如斯,2016年,世纪星源第二大客户江西一元再生资源有限公司(下称“江西一元”)也有诸多疑点待解,当年的销售额为5857万元,占比12.15%。

  工商资料显示,江西一元成立于2010年12月14日,注册资本为5751万元,法定代表人为王义凤。

  首先,江西一元一股东也名为叶凌毅(上述提到的怀石投资合伙人也名为“叶凌毅”),持有江西一元3.91%股权。对此,世纪星源表示,江西一元股东叶凌毅与怀石投资合伙人叶凌毅为同一人。

  另外,工商系统显示,2017年1月18日,江西一元股东之一王梦成将其持有288万元(出资额)质押给了博世华,状态为“有效”。世纪星源解释道,合同约定业主公司的股东王梦成将股份质押给博世华环保,同时约定在回购款付清以前博世华环保拥有该项目的所有权。

  更为诡异的是,江西一元与世纪星源2016年第四大供应商德兴市承启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承启实业”)好像关系匪浅。2016年,世纪星源向承启实业采购额1565万元,占年度采购总额的比例为3.93%。

  工商资料显示,承启实业成立于2016年6月20日,注册资本为300万元,股东为天然人王睿锋、程秋升,注册地址为江西省上饶市德兴市银城镇南门新区金山大道金桂园小区1号楼1单元301室。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发现,江西一元两个股东德兴市众达商务服务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众达商务”)和德兴市银嘉商务服务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银嘉商务”)的注册地址也都在江西省上饶市德兴市银城镇,这两家公司与承启实业企业电子邮箱完全一样,都是1058104808@qq.com,岂非这一切都只是巧合?

  而且,银嘉商务和众达商务成立时间分别为2016年6月24日和28日,与承启实业成立时间近乎相同;同时,这两家公司执行合伙人都是王义凤,与江西一元法定代表人同名。

  对此,世纪星源仅表现,承启实业为博世华江西一元项目装备供给商。

  另外,世纪星源2016年第三大供应商宜宾诚展建设有限责任公司屡次被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当年双方的洽购额为1612万元,占年度采购总额比例为4.05%。

  业绩隐忧

  实际上,世纪星源看似鲜明的业绩下,也隐藏不少隐忧。

  如2017年一季度财报显示:世纪星源实现营业收入7145万元,同比增长64.55%,但其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14万元,同比下降49.03%。对此,世纪星源解释称,因公司合并范围内营业本钱、财务费用都有较大增长,导致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负增长。

  尤其是,在营业收入同比增长64.55%的情形下,2017年一季度,世纪星源经营运动发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82亿元,反而较2016年同期减少了1.47亿元。世纪星源表示,因为偿还深圳市东海岸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垫付的经营性流动性资金。

  现金流量表还显示,2017年一季度,世纪星源“支付其余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为1.63亿元,较2016年全年还多出了1084万元。世纪星源解释称,原因为归还相关方垫付的经营性流动性资金。

  另据本刊记者盘算,世纪星源2017年一季度销售毛利率为34.07%,较上一年同期下降了15.68个百分点。世纪星源表示,销售毛利下降是因为市场竞争激烈,中标项目整体毛利下降,政府相关环保政策的不断出台落实,给予整个环保企业一定的盈利空间和发展机会,导致环保行业竞争愈加剧烈。

  一组数据需引起投资者小心。截至2016年末,世纪星源存货中“工程施工”期末余额为3.96亿元,世纪星源计提了799万元的存货跌价准备。世纪星源表示,“公司存在已完工长期未结算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