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公司的职员频繁流动已成常态。10月9日,便利店品牌“爱便利”的CEO陈涛被传出离任消息。只管爱便利官方否定了上述消息,但也有剖析人士表示,在传统商超发力社区店、互联网巨头抢滩的多重夹击下,急速疾走中的爱便利借“翻牌加盟”模式还能保持多久仍未可知。

  CEO被传离职

  10月9日,联商网消息,便利店品牌“爱便利”的CEO陈涛已于9月正式离职。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爱便利品牌宣传部门负责人郝女士,她表示陈涛并未离职,且没有职位转变。

  高管离职已成创业公司的“雷区”,频繁产生的同时总会引起公司甚至行业的震动。对于成立于2012年的爱便利来说,从最初做B2B供货商起家,到2016年3月、2017年3月先后取得1.1亿元、2亿元的融资,并且跑马圈地猖狂扩张,无疑正处于事业热潮期。

  郝女士告知北京商报记者,目前,爱方便公司整体的治理构造并没有转变,一贯的经营思路也没有变动,将继续坚持加盟、直营两条路一起走。数据显示,爱便利目前在全国的便利店数目超过1800家,笼罩河南、河北等5省,陈涛曾在今年3月向北京商报记者泄漏,爱便利会持续加速扩大,尽快在行业内拉开差距,打算三年内开出3000家门店,并方案于2020年实现IPO。

  翻牌模式存桎梏

  今年3月,爱便利与王府井集团达成合作正式进入北京市场,一口吻开出了106家门店。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其中105家门店都是翻牌加盟店,仅有1家是爱便利直营店。2016年,爱便利曾在西安、天津一天开出50家、88家门店,也多以翻牌加盟店为主。

  翻牌加盟模式体现为选择社区内相符标准的夫妻店、杂货铺等,对店面进行改造升级,冠以“爱便利”品牌,由于合作的店铺深入社区,已经有相对成熟的经营历史,所以改造本钱较小,很容易实现大规模的扩张。上海君挚光正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零售品牌视察评论人林一凡指出,在零售行业内,不是所有的零售参加者都具备7-11、罗森等企业运营连锁便利店的经验与实力,于是在民间便产生了翻牌加盟这种方式,一些企业开端整合社区内闲散夫妻店,统一它们的形象、产品供应甚至是管理系统。

  翻牌加盟很轻易实现规模扩店,但倏地扩张后桎梏也会显现。林一凡认为,如果只是基于门店硬件、产品方面去做的话,一定水平上也可以使闲散经营的小商户们走向正轨、规模化。但是从久远发展来看,门店数量到达一定规模后,将对发动小店连锁模式的企业运营程度有很高要求,因为个体商户多缺少连锁意识,连锁化、规模化意味着改变他们以往的经营习惯,简略的门店形象、品牌变化很好操作,一旦上升到运营管理层面,理念上产生的分歧将会很难把控。

  巨头涌入社区贸易

  爱便利较早看到了社区商业的机会,绕开了7-11等便利店在商业区的竞争,鼎力发展社区便利店。但是进入2017年以来,社区商业的入局者已经显著增多。超市发、联华等传统商超在踊跃布局小型社区店,王府井集团与首航达成合作布局社区生鲜超市,京东、天猫也都有贴牌改革社区夫妻店的行动,多重竞争下,一路狂奔的爱便利还能走多远?

  林一凡表现,以贴牌加盟的模式来看,假如回升到管理层面对店铺进行计划重构,在洽购、销售、供给、运营等方面都要求有专业的经验,对于非零售出身的企业来说,想结构本身品牌影响力,做到系统、深远发展的话,是一件难事。目前市场上较多以赚快钱为目标的企业,它们自身是区域内的经销商或厂家,时常和小店接洽,对社区内的零售网点非常熟习,在自身产品受到销售渠道限制的时候,采用区域结盟的形式,便于更好地推销本人的产品,但是对于小店整体系统的进级、规模化发展影响力有限。

  而天猫、京东等互联网平台与社区小店配合,则是一种抢占线上向线下延伸空间的机遇。林一凡以为,社区小店形成于社区,是最传统的零售业态,互联网平台通过切入深刻社区的小店,寻找与用户线下沟通、服务的接口,也许能够发生更高效又值得想象的新形式。不外首先应该树立好协作小店的筛选标准体系,大企业与闲散小店在位置、店面环境、经营经验、理念等方面能达成共鸣是很难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