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先锋av资源看不撸_欧美av下载_先锋影音av日本色情_av片在线观看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www.551soft.com

俊俏寡妇阿花

时间:2018-08-09 阿花是个俊俏的女人,可惜丈夫石头因病死了,给阿花留下了一大堆的债务,也使阿花成了寡妇。阿花一个女人哪有钱还债啊,眼见还债的日子快到了,阿花只得向村里的有钱户三爷借款。 「甭愁,大活人还能让尿给憋死?有三爷在。别愁坏了身子愁坏了身子三爷还心疼呢!」三爷的手就顺势搭在了阿花的肩膀上。鬍子邋遢的脸上就显出了淫笑。 「石头媳妇,只要你跟我一次,钱全部包在我身上。」 阿花惊讶的抬起头,直愣愣的盯着三爷,灯光下,带着泪水,更显得比平常漂亮了许多。三爷的鸡巴就噌的又撅起来。搭在阿花肩膀上的手就渐渐的滑到了她的胸口。隔着衣服开始揉搓阿花的奶子,阿花一把推开了三爷。 「三爷,石头刚刚没了,你就……」 三爷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钞票,将其中的一张轻轻的塞进阿花的胸口,顺势又摸了一把阿花那又酥又滑的奶子,「只要你跟三爷干一次,这些全都是你的。」阿花咬了咬牙,便闭上了眼睛。 三爷得意把阿花扑在床上,山羊鬍子里面的老嘴就吱吱的在阿花粉嫩的脸上又啃又咬,右手就在阿花的胸口上开始解开扣子,当阿花的上衣扣子完全解开的时候,三爷的嘴离开了阿花的脸,立刻就被阿花那被奶子撑的鼓鼓的粉红色的肚兜吸引了,阿花的奶子被紧紧的轻纱肚兜束缚着,两个尖尖的奶头清晰的现了出来,三爷的大嘴立刻凑上去,隔着肚兜咬住了阿花左边的奶头,右手便握住了阿花右边的奶子,死命揉搓。 三爷的牙咬到阿花的乳头的时候,阿花忍不住轻轻的叫了几声,但随即又咬住牙,忍住了。三爷得意的抬起头,伸手扯下了阿花的肚兜,一对白生生的奶子就跳了出来,犹如两个大馒头摆在了三爷的面前。 阿花的奶子是那种完美的半球型而略微上翘,小小的粉红色的乳晕上面顶着两颗有如红宝石般的乳头,三爷的手忍不住伸了过去,拇指和食指捏住了一个奶头,轻轻地揉搓起来。 阿花的身体便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三爷一边捏着乳头,一边对她说:「石头媳妇,你这奶子可太俊了,石头死的也不冤枉啊,没有白白生了鸡巴。」阿花只是紧紧的闭着眼睛。 三爷轻轻的把嘴巴凑近阿花的乳头,张开大嘴,阿花的半个奶子就完全没入了三爷的嘴中了,三爷吧嗒叭哒的吸着阿花的奶子,吐出来再吞进去,右手开始伸向阿花两条大腿顶端。隔着裤子便感觉到了阿花阴部的柔软,于是整个手掌就使劲的覆住了阿花的阴户,开始来回的摩擦,阿花不自觉的夹紧了双腿,把三爷的手紧紧的夹在大腿间。 三爷的手终于停止了移动,噙住奶子的大嘴却加大了力气,牙齿深深的陷入了阿花柔软的乳房,阿花忍不住啊的叫了一声。双手死命的推开了三爷的脑袋,却放鬆了下身的注意力,三爷趁势将右手的中指连同裤子一起捅进了阿花的阴道中。虽然隔着裤子仍然感觉到了阿花心中的火热。三爷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阿花的脸,中指开始不停的抽插,欣赏阿花脸上的春光。 阿花的脸早已经憋得通红,却仍然忍住下体不停传遍全身的搔痒。 三爷终于站了起来,脱下了他的裤子,那根硕大的鸡巴就抖抖得跳了来,在浓密阴毛的衬托下更显得雄伟,龟头顶部的独眼已经渗出透明的液体。 「石头媳妇,你看三爷的这根鸡巴比石头如何啊,来,摸摸。」 三爷抓住阿花的手握住了他的老枪,阿花的手刚刚好能够将那根鸡巴握住,当她滑嫩的小手握住三爷的那根时,三爷忍不住抖了一下,鸡巴便又大了一圈,阿花的手掌的温软深深的刺激的三爷的鸡巴,独眼中又流出了一股液体。 三爷跳上床,就骑在了阿花的胸口,那根鸡巴刚好搭在了她的两个乳房间。 「石头媳妇啊,给三爷用你的奶子爽一把啊!」 说着,双手抓住阿花的奶子,紧紧的包住了鸡巴,开始来回的运动。由于用力太大,阿花的乳头中竟然流出了白色的奶,那奶水流在两个奶子之间深深的乳沟中,增加了润滑,三爷忍不住叫了起来:「我日,竟然比干真还痛快啊。」直到鸡巴头变得又红又亮,三爷才停止了干奶炮。 「三爷可不想在石头媳妇的奶上放炮啊,三爷还想好好的让石头媳妇爽上一把啊。」 三爷终于解开了阿花的腰带,扯下了她的裤子。阿花的内裤早已经被流出的淫水湿透了,紧紧的贴在皮肤上,把整个阴部的轮廓勾勒了出来,几根阴毛窜出了内裤,被雪白的大腿衬托得非常明显。 三爷忍不住伸出舌头,紧紧贴在阿花的内裤上,唧唧的吸了几口,吧哒几下嘴,似乎在品嚐阿花淫水的味道,然后就把抬起头,把鸡巴放在阿花的两腿之间,隔着内裤开始顶阿花的阴户,三爷的龟头清晰的感觉到阿花的两片阴唇的湿热,就忍不住乱戳起来。阿花的阴户被顶的深深的凹陷下去…… 「来,让三爷看看石头媳妇的阴部。看石头媳妇生的如此漂亮,想必下面的应该也很漂亮才对啊」。 三爷扯下了阿花的内裤,阿花的鲜嫩而又成熟的少妇才会拥有的美穴终于完整的摆在了三爷的面前。三爷的手伸了过去,双手分开阿花紧闭的阴唇,露出了里面鲜红的嫩肉,里面的褶皱已经开始了波浪起伏,那交汇处阴核已经胀的发亮了,三爷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一股女人下体特有的味道深深的进入的三爷的肺中,三爷再也忍不住了,挺起了那根紫红色的鸡巴,死命的捅进了阿花的阴道中。 当龟头进入的那一剎那,三爷觉得一股酥麻由龟头传遍全身,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阿花阴道中的火热刺激的三爷发疯死的抽动。虽然阿花用尽全身的力气尽量忍住那如潮般的快感,可是下体本能的反应却流出了汩汩的淫水。同时阴道有如小孩吸奶般的开始吸三爷的龟头。 「石头媳妇……你的可真是会夹啊……我三爷玩了咱村里的那么多娘们……你的穴是夹的我最舒服的一个……你……不要再吸了……我……我……忍不住啊。」毕竟是岁月不饶人,不到二十下,三爷就泻在了阿花的阴道中,重重的趴在阿花的身上,鸡巴的疲软有如纳斯达克指数一样迅速,滑出了阿花的阴道…… 许久,三爷起身穿起了衣服,掏出了原来那把钞票,扔在阿花的身上,阿花仍然木木的躺在床上,眼角流出了屈辱的泪水。阿花所欠的债务终于还清了。 寡妇门前是非多。 那天阿花正在田里掰玉米,日头火辣辣地,阿花全身都被汗水浸透了,那件薄薄的碎花衬衣紧紧地贴在她的身上,将整个胸部的轮廓完美地勾勒出来。两个肥大的奶头紧紧地顶住衣服,在衣服上顶起了两个明显的暗斑。 阿花抬起头擦了把汗,将粘在额头的几缕秀髮向后拢了拢,继续弯下腰去砍玉米棵,丰腴的屁股高高地撅了起来,紧贴在身上的裤子勒的紧紧地,两片屁股中间的那道沟被紧紧地裤子勒的更加的凹陷。 阿花只顾忙,却全然没有发现密密的玉米丛中几只色咪咪的眼睛正盯着她的屁股。二狗,天柱和铁蛋这三个四里八乡臭名远扬的二流子正吞着口水在欣赏阿花那美好无限的身材,用他们的想像力将阿花脱了个精光。 「我操。」二狗的手一边伸进自己的裤裆里搓弄,一边对身边的伙伴说︰「看那娘们,要是能将将鸡巴捅进去,肯定没几下你们的兄弟就他妈的流了,再看那奶子,那么大居然还挺的老高,如果摸一摸肯定是又软又滑,要是在咂上一口奶头,我操,就是少活几年我他妈的也愿意。」 「二狗哥,这娘们死了老公都半年了,估计下面的那个骚逼早已经荒了,那次我趴在墙头偷看这娘们洗澡,亲眼瞅着她自己抠摸奶,肯定是痒的受不了了,乾脆,咱三个今天就做做好事,把这娘们干了算了。嘿嘿嘿嘿……」天柱搓着自己的鸡巴说。 「啊……啊……」铁蛋发出了怪叫。 二狗看了看旁边刚刚入伙的铁蛋,原来铁蛋竟然自己搓的泻了,那根露在裤子外面的鸡巴此时正在往外喷射着浓浓的精液,然后慢慢地鸡巴低下了头。 「xxx。」 二狗狠狠地敲了铁蛋一下︰「真他妈的没出息,呆会有你也操不起来了。」 「大哥,我实在忍不住了,上吧。」天柱吞了口口水。 「上!」二狗将勃起的鸡巴费力地塞进裤子。 三个人就来到阿花的面前。 「嫂子,忙哪。」二狗涎笑着问阿花。 「是啊。」阿花笑着回答,却丝毫没有意识到将要发生的一切。 「嫂子,我石头哥都死了半年了,可真苦了嫂子了!」 阿花还是没有听出话中的含义。 「嫂子,这半年来都没有男人捅了,是不是痒啊,要不要哥几个给解解闷啊!」 阿花惊讶地抬起了头,看到了三个后生脸上的淫笑和那热辣辣的眼神,这才意识到将可能发生的事情。 二狗做了一个手势,还没等阿花有啥反应,就被天柱和铁蛋扑倒在地上,压倒了一片玉米。 「你们……你们要干啥?」阿花奋力地挣扎。 「嫂子,当然是干你的穴啊,你说哥几个能干啥?」 二狗看着阿花那美丽的面庞,兴奋地淫笑着,开始一件一件的脱去自己的衣服,当他脱下那件髒兮兮的内裤时,那条粗大的鸡巴高昂着硕大的鬼头出现在我阿花面前,阿花立即知道将要遭受轮暴,更加拚命的挣扎。 「啪」,二狗重重的给了阿花一个耳光,掏出了一把西瓜刀,顶在我娘的肚子上︰「臭娘们,不让老子爽我就先捅了你。」 阿花停止了挣扎,痛苦地闭上了美丽的眼睛,泪水不断沿着她雪白的脸颊滚下。 二狗的手粗暴的伸向阿花的胸前,抓住衣领用力一扯,纽扣飞溅出去。 「我操。」二狗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讚歎。 在阿花的胸前,那一对丰满坚挺洁白如玉的奶子终于摆脱了衣服的束缚跳了出来,奶子顶上两颗殷红的奶头,就好像兔子的眼睛一样又红又亮。二狗忍不住就伸出左手捏住了阿花的一个奶子,就觉得光滑无比,又软又有弹性,于是二狗就捏住了阿花的一个乳头,开始上下的扯弄,向上扯的时候就将阿花的奶子扯的老长,再向下的时候就将阿花的整个奶子按成了一个肉饼…… 终于把阿花的奶子玩腻了,二狗迫不及待的扯下了阿花的裤子,阿花的那个地方早已经又湿又滑了,湿漉漉的内裤紧紧的贴在了身上,一片阴毛异常明显,散发出了阵阵腥骚的味道,二狗的手伸进了阿花的内裤,将手指狠狠地刺进了阿花的阴道,然后就在里面左右抠挖,「啊」,阿花发出了一声呻吟,又开始了扭动,不过决不是反抗,而是不由自足的一种本能反应。 「臭娘们,穴都湿成这样了,还他们的装圣女。」 「二狗哥,把裤衩给她脱了吧,我到现在还没有看过女人的是啥样呢。」 在阿花停止挣扎后,铁蛋终于解放了原来按住我娘的手,开始和二狗的手一起伸进了阿花的湿答答的内裤。 二狗拿过来那把放在旁边的西瓜刀,将刀尖伸进阿花的内裤,轻轻地将她的内裤割开了,立时,铁蛋的口水又流了出来。 阿花虽然和石头经常的操逼,但是淫唇仍然是淡淡的粉红色,丝毫不像有些女人,结婚不久就因为经常充血二变成了黑黑的噁心的两片。 铁蛋嗷的一声怪叫,跪在阿花的两腿之间,双手开始分开她紧闭的淫唇,于是铁蛋就看到了有生以来最鲜嫩的肉,阿花的腔里面淡红的肉正在波浪起伏,沾着淫水在太阳下发出晶莹的光泽。 「铁蛋,快尝尝女人的穴是啥滋味。」二狗在一边指挥。 铁蛋立刻俯下头,那张嘴巴紧紧的贴在了阿花的逼上,大口大口地吸着,舌头也滑进了阿花的阴道,在里面大闹天宫,阿花俩条雪白的大腿开始抽搐,却仍然咬着牙,拚命抵抗下面传来的阵阵快感,俏丽的脸蛋就憋得红彤彤的。 「嫂子,这是啥啊。」 二狗用西瓜刀指着阿花的奶子问,阿花一声不吭。 「说。」二狗的刀尖已经抵住了阿花的奶子,她感到一股凉飕飕的感觉,却仍然紧紧咬住鲜红的嘴唇。 「臭骚穴还硬。」二狗的刀用了点力。 「不要,我说……这是……奶……奶子。」 「二狗亲的那个东西是啥,是干啥的。」 「那是……那是……专门给爷们……给爷们……鸡巴操的……」 阿花用尽平生的勇气说了出来,淫蕩的话语给了她更大的刺激,忍不住里又喷出了一股粘液,「咳……」,二狗终于抬起了头,脸上沾满了阿花的淫水。 「嫂子,咱们怎么操?我看还是狗爬吧。」二狗撸着那根早已经是通红髮亮的鸡巴。 阿花只是哭。 「你两个别愣着,帮嫂子翻个身。」在铁蛋和天柱的「帮助」下,阿花终于翘着白的耀眼的大屁股跪在了地上。 「我先上了。」二狗在手上涂了几口口水,抹在了鸡巴上,大鸡巴抖抖地向我阿花的屁股靠了过去,旁边的天柱和铁蛋眼睛睁的老大老大,看着阿花大腿中间的红扑扑的东西。 二狗的鸡巴终于顶在了阿花的两片淫唇之间,阿花就觉得一个火热的东西触到了自己最敏感的地方,那里就开始了本能的一开一和,二狗的屁股继续向前,硕大的龟头撑开了阿花的淫唇,进入了阿花温热的阴道中。将阿花的那个地方顶的深深的凹陷了下去,然后,就开始了拚命的抽插。二狗的身体碰撞着阿花的屁股,发出了啪啪的肉体撞击声,鸡巴和结合的地方也传出了滋滋的声音。 天柱和铁蛋的脑袋凑了过去,仔细的研究鸡巴进出的美景,只见那鸡巴重重的进进出出,出来的时候,阿花的嫩肉仍然紧紧裹住鸡巴,形成一个粉红色的环,龟头下面的凹槽将阿花阴道中的水带了出来,顺着阿花的大腿流到了地上。 捅进去的时候,就几乎将阿花的两片淫唇一起带了进去︰「干,这娘们的还真热乎啊。」二狗一边讚歎,一边拚命的操。 「二狗哥,你歇会,让我来操一下?」旁边的天柱焦急的搓着鸡巴。 二狗不情愿的从阿花的阴道中抽出了鸡巴,扯出了一根长长的亮晶晶的丝。 天柱立刻扑了上去,紧紧抱住了阿花的屁股,下身没头没脑的在阿花的下身顶撞,好心的铁蛋趴下去,扶助了天柱的鸡巴,将它靠近了阿花的阴道口,天柱一挺腰,终于进入了,阿花阴道中的火热和嫩肉的滑软刺激了那根年轻的鸡巴,天柱忍不住深深的吸了口冷气,双手用力的握住阿花的腰,开始了冲刺…… 二狗乾脆躺在地上,头放在阿花的下面,仔细的欣赏天柱的鸡巴在阿花的阴道中来回运动,手指开始无聊的揉搓阿花的阴蒂,「啊……」阿花终于忍不住喊了起来,淫水从紧紧结合的器官中间迸出来,铁蛋贪婪的张开了口,将阿花流出的淫水一滴不露的吞了下去,然后就抱着阿花的大腿舔沾在上面琼汁…… 二狗挺着湿乎乎的鸡巴,来到阿花面前,揪住阿花的头髮提起了她的头,阿花忍不住疼痛叫了一声,二狗趁势将鸡巴捅入了她的嘴中,阿花口中立刻发出了「呜呜」的声音,二狗用力扯着阿花的头髮,拚命的来回插,就好像操逼一样,二狗感觉比操真正的逼还要爽,嘴里就发出了嗷嗷的怪叫,那根长长的鸡巴深深捅入了阿花的喉咙,阿花几乎喘不过气,拚命的用舌头向外顶,舌头的蠕动更加深了对龟头的刺激,二狗捅的更加用力了,终于,二狗死命抱住阿花的头,紧紧贴在他的下腹,一股精液喷进了阿花的咽喉,阿花几乎没有被呛死,当二狗放手的时候,阿花上身就爬在了地上,两个奶子被压在地上,由于后面天柱的运动而在地上来回的摩擦。 天柱终于承受不了阿花的逼带给他的强烈快感,当阿花的又一阵淫水开始沖洗他的龟头的时候,就再也把持不住,一股灼热的岩浆喷进了阿花的阴道深处……阿花仍然爬在地上,阴道中流出了混合的白浊的液体,在阵阵微风的吹拂下,她的几根淫毛开始轻轻的舞了起来,大腿紧紧夹住两片肥大的淫唇,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 终于轮到铁蛋了,本来已经射过一次的鸡巴由于刚才的刺激此刻早已经重新恢复了活力,铁蛋兴奋地挺着和身材不相称的小鸡巴,贴上了阿花的淫唇。当龟头分开阿花淫唇的那一剎那,强烈的刺激使得可怜的铁蛋浑身一阵颤抖,铁蛋浑身哆嗦了一下,将精液射了出来。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干你娘的骚穴,真他妈的上不了檯面。」二狗骂了铁蛋一句。 天柱只是在旁边笑。 铁蛋不甘心的用手摸着阿花粘糊糊的阴部,然后就顺手拿起了一根玉米,伸向了阿花的下身,铁蛋扯下了玉米顶端的毛毛,将它们糊在了阿花的阴毛上,玉米的毛毛将阿花弄得全身搔痒无比,啊的一声惨叫,翻过了身子,修长的大腿大大的分开,双手开始拚命的在下身搔弄,想要止住那异乎寻常的搔痒。 铁蛋将粗鲁的拨开阿花的手,将那根玉米捅进了阿花的阴道中,巨大的玉米撑开了阿花的阴道,玉米颗粒刺痛了?腔的嫩肉,阿花忍不住叫了起来︰「哎吆……不要啊……痛……好痛啊……」阿花开身全身抖动…… 可那三人才不管那么多呢,他们整整搞了阿花一天,将阿花折磨的死去活来。 一个女人支撑一个家是多么的不容易,还饱受欺凌,阿花想到了改嫁。 邻居阿牛挺不错的,时常帮着阿花做这做那,三十多岁了还未结婚。其实阿牛也挺喜欢阿花的,只是未有挑明。 那天晚上,阿牛爱阿花家帮忙。临走时,阿花深情地看着我阿牛,红着脸抓住阿牛的手紧紧地按在了自己的胸口。 「他嫂子,这……这是干啥……」 阿牛显得侷促不安,却并没有抽回他的手。 「阿牛,自从石头没了,这些日子多亏了你的照顾,俺也没啥,就让俺用身子来报答吧。」 阿牛颤抖着把另外一只手也伸了过来,捉住了阿花的另外一个乳房,阿花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的睫毛微微抖动着,轻轻地躺在了草蓆上…… 阿牛抖抖的手开始解开阿花的扣子,一颗……两颗……三颗…… 当阿花那雪白丰满的乳房完全袒露在月光中时,阿牛那压抑了多年的原始慾望终于爆发了,将伦理道德完全抛向了一边,还沾着馒头渣的右手就按向了阿花的奶子,粗糙的手掌在如丝般光滑的皮肤上摩擦出了沙沙的响声,阿牛张大的嘴中滴下了口水,滴在了阿花的胸脯上,阿牛的头就慢慢地伏了下去,哆哆嗦嗦的嘴唇就含住阿花的奶头,阿花的脸上开始现出了红晕,浑身的肌肉绷紧了,发出了一阵不由自主地颤慄,那本来就已经丰满异常的奶子就好像浸了水的馒头越发的鼓胀了。奶水流进了阿花的嘴中,阿花的喉结就开始上下地动,发出了咕咚咕咚的声音。 阿牛的手终于恋恋不捨地离开了阿花的乳房,缓缓地顺着平滑的小腹伸进了阿花的裤子,就感觉到了久违的柔软。于是开始了爱抚。 粗糙的手掌摩挲着阿花的敏感的嫩肉,阿花忍不住扭动了一下身子,嘴中发出了呜呜的呻吟,胸前的奶子就开始了一阵颤动。两腿之间就有一股火热的东西流了出来。 阿牛终于抽出了那早已经湿淋淋的手,晶莹的液体布满了他的手掌,当阿牛张开手指的时候,便在手指之间有了一条条的丝。阿牛将手指对着月亮,仔细的欣赏那些丝线,然后就伸出舌头舔自己的手掌,品嚐那玉液琼浆…… 阿牛终于解开了阿花的那条红丝腰带,阿花抬起了下身,于是那条粗布裤子离开了阿花的身体,阿花没有穿底裤,那些红的,黑的和白的东西就完全钻进了阿牛的眼中。 阿花赤裸着躺在草蓆上,乳房上残存着阿牛的口水,在皎洁的月光下反射出一片晶莹。 阿牛分开阿花那两条浑圆洁白的大腿,那埋藏在浓密阴毛中的紫红色的阴唇令阿牛的眼中几乎冒出了火。右手就伸了过去,手指轻轻地捏住阿花的一片湿漉漉的阴唇,开始温柔地揉搓着,阿花的阴唇渐渐地充血膨胀了,那顶端的花生米一样大小的东西开始膨胀起来,发出了犹如红宝石般的光泽,一股粘粘的东西又流了出来,将阿花的大腿弄得又滑又腻,顺着柔嫩的肌肤流到了臀下的草蓆上…… 阿牛开始脱下了衣服,露出了那根寂寞了三十年的阳刚之物,光泽的阴毛是那么的茂盛,顶端的独眼流出了亮亮的液体。 阿牛轻轻地压在了阿花的身上,那挺立的独眼龙就慢慢靠近了阿花黏糊糊的下体,在阿花的两腿之间跳动着,不时地敲打着阿花的身体,每一次接触,都带给阿花一阵火热,阿花的身体就忍不住地打冷战。 当火热的龟头终于叩开阿花那紧闭的两扇肉门,进入那狭窄的小径时。那种熟悉的充实感让阿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紧紧地抱住了压在身上的阿牛,尖尖的奶头紧紧顶住了阿牛的胸膛,下身拚命地抬了起来,将阿牛的肉棒完全吞了下去,阿牛的屁股开始了运动,发出了那种犹如踩入烂泥一样的声音,独眼龙终于再次尝到了那种又热,又湿,又滑,又软,又紧的压迫感,阿花阴道的嫩肉紧紧箍住了那条长长的肉柱,媚眼如丝,两颊泛红,鲜红的小嘴中突出了火热的呼吸。 「呜呜……嗯嗯……啊啊……」 阿花拚命压抑住那想要大声叫唤的冲动,发出了沉重的鼻音,两条修长的玉腿紧紧缠住了阿牛的腰,屁股就不停地向上顶。阿牛哼哧哼哧地喘着粗气,早已经没有肉的屁股死命地撞击着,恨不得将两个蛋子也送入阿花的体内。 「啪……啪……濮滋……濮滋……嗯嗯……呜呜……」的声音充满了整个小院。 「啊……你快用力,虽然那几个畜牲侮辱了俺……可俺的身子还是乾净的……俺还从镇上买了香胰子,里里外外都洗乾净了……哼……啊……只要你肯回来亲我……呜……妹妹的小洞你爱咋弄就咋弄……啊……不要……不要啊……」 阿花的阴道嫩肉开始剧烈收缩,阿牛终于喷出了那股生命岩浆,深深地射入阿花的体内,无力地伏在了阿花的身上,阿花死命地摇晃着阿牛,下身仍然在上下地挺,还没有完全软下去的肉棒终于将阿花带入了天堂,火辣辣的汁液流了出来…… 那一晚后,阿牛便和阿花好上了。不久两人便结了婚,还生了三个孩子。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风月大陆 第三章 冰心可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