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先锋av资源看不撸_欧美av下载_先锋影音av日本色情_av片在线观看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www.551soft.com

十景缎 第七十一章

时间:2018-08-10 阴劲摧袭之下,文渊难以凝聚真气,脑中昏昏沉沉,身子不听使唤,眼前儘是一片黑。黑暗之中,忽听四面八方传来阵阵脚步声。文渊无 力多想,低声道:「是谁?」   脚步声顿时停了,四下寂静无声,黑暗之中隐隐浮现一张脸孔,僵硬冰冷,一对目光犹如两道鬼火。文渊心中一震,叫道:「黄仲鬼?」   一惊之下,文渊猛地睁开眼睛,眼前陡地一片光亮,不觉一怔,定神一看,这才发觉自己躺在一张床上,窗外阳光普照,已是白日。文渊 呆了一呆,心道:「原来我昏过去了,这儿是巾帼庄么?」缓缓坐起身来,胸口尚自隐隐作痛。向旁一看,一个女子正趴在床缘睡着,却是紫 缘。   文渊一坐起,紫缘似乎发觉,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张眼一看,见到文渊清醒,登时倦意全消,喜道:「文公子,你醒啦!」   文渊左手按着胸膛伤处,微笑道:「醒啦。紫缘,这是巾帼庄么?」紫缘点点头,道:「是啊。」说着站起身来,坐在床缘,道:「伤口 会痛么?觉得怎么样?」神情极是关切。   文渊道:「我的伤势不要紧。黄仲鬼呢?他死了么?」紫缘摇摇头,道:「没有……」便在此时,房门嘎然而开,两个少女走了进来,是 华瑄和小慕容。华瑄奔了过来,欢声叫道:「文师兄,你可醒了!」文渊微笑道:「师妹,你精神很好啊。师兄呢?他没事吧?」华瑄道:「 向师兄很好啊,他只是肩膀受了些伤。」   小慕容笑嘻嘻地走了过来,道:「我就说他死不了,你们还是一整夜提心吊胆的,瞧,现在不是没事了么?」紫缘微笑道:「多亏慕容姑 娘连夜为文公子调配伤药,文公子才好得这么快呢。」小慕容脸上微红,道:「那可有一半是给我大哥配的,他才用不着我担心呢。」   却见慕容修自门外进来,大声骂道:「他妈的,你这死丫头到底是不担心谁来着?你至少把九分的药都用在这小子身上了,要是大哥我伤治不好,这双手岂不废了?」小慕容说着眨了眨眼,调皮地笑了笑,说道:「大哥,你武功高强,这点小伤不必牵挂吧?」慕容修骂道:「真 是小伤?我可是用手掌接了两下太阴刀,你试过这滋味没有?」   文渊见他双手手掌全部包扎起来,想起太阴刀威力之强,也不禁佩服慕容修胆识过人,道:「能够击退黄仲鬼,可多亏慕容兄封住了他的 行动,否则要刺中他这一剑,只怕未必能够呢。」此时向扬亦走进房来,道:「黄仲鬼伤势虽重,但已为皇陵派诸人救去,日后仍是大患。」   文渊道:「师兄,当时我昏了过去,后来情势如何?」向扬说道:「那时候我们三人一齐受伤,黄仲鬼尚有余力,第一个便要杀你。」文 渊点点头,道:「我本来想起身迎击,可实在是动弹不得了。」向扬微笑道:「师弟,这你就得多谢师妹了,当时可是她拚命把黄仲鬼挡住, 否则你只怕活不到现下呢。」   华瑄满脸通红,低声道:「那是因为黄仲鬼自己也要支撑不住了,我才能对付得来……」小慕容一拍她肩膀,笑道:「哎呀,何必这么谦 虚啊?我们可都瞧得清楚,黄仲鬼在你鞭下连反击都有所不能呢。」文渊微微一笑,道:「师妹,谢谢你了,可惜我没见到黄仲鬼怎样被你打 退,当真遗憾得很了。」华瑄颇觉不好意思,低头摆弄着衣袖。   向扬又道:「黄仲鬼确实伤重,师妹能够平安,却也相当危险,若是黄仲鬼拚命一搏,可无人能够阻止了。好在他为了保全自身,无意久 战,皇陵派自也随之退去。龙宫派、神驼帮死伤众多,既无皇陵派领头,未必能与巾帼庄相抗,也就一齐退走,这一战总算是打成了。」慕容 修嘿了一声,道:「不然,不然!没能宰了黄仲鬼,可不痛快!」   文渊回想起和黄仲鬼交手的过程,暗道:「和前一次相比之下,我的武功虽然进步了,然而内功还远远不及。慕容修能同时承受两招太阴 刀,我却一招也抵挡不起,倘若是单打独斗,我依然要丧命于黄仲鬼手下。」思及此处,不禁气馁,忽地却又想到:「如黄仲鬼、慕容兄这等 功力,也非一日所能积聚,我现下虽然差的甚远,加倍努力也就是了,一时优劣何足道哉?」   当即心情开朗。   向扬一拍手,道:「好了,现在巾帼庄已然平安,师弟你可不必操心,先将伤势养好要紧。慕容兄,咱们出去罢。」慕容修嘿嘿一笑,道 :「小妹,你瞧着,房里可还有两个对手,要抢这小子,手脚可得快点。」小慕容一听,不觉大羞,急忙推着慕容修,低声道:「大哥,你… …你说什么疯话?」慕容修哈哈大笑,道:「难道不是么?这小子还受着伤,要同时对付你们三个小丫头,倒不知是福是祸……」话没能说完 ,已被小慕容一路推出房门,连同向扬一齐,「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文渊微微苦笑,稍一运气,但觉胸口真气通畅,并无大碍,原先侵入体内的阴劲已自行被他所领会的内功法门所化解,修养数日,内伤当 可痊癒,当下要移步下床。紫缘伸手扶着,轻声道:「还好吗?你才刚清醒过来,可别太逞强啊。」   文渊回以一笑,道:「别担心,我没事的。」   小慕容笑吟吟地走过来,说道:「紫缘姐,你照顾他整个晚上了,也该休息一下啰,别要累坏了。」紫缘微笑道:「谢谢,我有睡一下的 .」小慕容笑道:「那是不小心睡着的,怎么算数?」突然伸手指着文渊,娇声道:「喂,你架子可很大呢,我们三个几乎一晚不能阖眼,你 说,该怎么回报啊?」   文渊一怔,一时不知如何接口。小慕容接着道:「这样罢,华家妹子好几天都没见到你,你得先赔偿她才是。」华瑄俏脸羞红,叫道:「 慕容姐姐,你胡说什么啊?」小慕容眨眨眼,笑道:「我怎地胡说了?难道你不想念你的文师兄么?   好啊,你不想,那就请紫缘姐留下来,咱们先出去。「华瑄急叫道:」不…… 我不是这个意思嘛……「   小慕容一手拉过紫缘,将华瑄往文渊轻轻一推,笑道:「我们晚上就说好了不是?紫缘姐,我们等会儿再来吧。」说着便拉住紫缘向房外 走。紫缘回头看着文渊,脸上露出又似无奈、又似好笑的神情,轻声道:「文公子,你保重喔。」   木门关上,房里只剩下文渊和华瑄两人。华瑄似乎十分尴尬,羞红着脸,不安地搓握着手。文渊只觉一阵莫名其妙,问道:「师妹,你们 又在玩什么把戏了?」   华瑄支支吾吾,道:「这个……是慕容姐姐说的,紫缘姐姐也一起,嗯……」   却见华瑄脸蛋越来越红,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你说谁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