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题目:天下人物 | 英国贝茨勋爵:为爱行走天下,曾在中国遇见“最乐观的人”

贝茨勋爵在英国北爱尔兰徒步。(图片由贝茨夫人李雪琳提供)

英国国际发展部国务大臣麦克?贝茨勋爵日前抵达爱丁堡,结束了他为期44天的徒步英伦之旅。

从2011年开端,他每年都要为慈悲“暴走”一次,最长的一次走了4693.1公里。

中国、德国、希腊、巴西等二十多个国家都留下了贝茨勋爵的脚印。他在徒步中摸索世界本来的面目,唤醒人们内心深处爱的气力。

贝茨勋爵和志愿者们徒步行进中。(图片由李雪琳提供)

在英国,他访问遭遇恐怖袭击的社区,到访北爱尔兰,传递团结信念。

在中国,他抛开先入为主的成见,发现了一个真实的中国。

“仇恨不能驱除仇恨,

只有爱可以做到。”

贝茨勋爵每年的徒步路线都经过深谋远虑。

2014年,为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暴发100周年,他从伦敦徒步到柏林,为德国慈善机构募集善款救助难民儿童;去年,他选择的路线与巴西奥运会有关,从布宜诺斯艾利斯出发到里约热内卢,为结合国儿童基金会募集资金。

今年,贝茨勋爵原来想去非洲,方案穿梭尼日利亚和塞拉利昂。但是,两个偶尔变了他的打算。

一个周日晚上,贝茨勋爵走出位于伦敦市中心议会大厦的办公室后看到,一群人从圣玛丽教堂的地下室走出来,其中就有曾经为他和妻子主持过婚礼的牧师罗丝?威尔金。

罗丝?威尔金告知贝茨勋爵,他们刚刚在教堂里为警员基思?帕尔默举办了简略的丧礼,在今年3月22日议会大厦邻近的可怕袭击中,基思?帕尔默为维护别人英勇牺牲。

罗丝?威尔金身边的一个小女孩引起了贝茨勋爵的注意,她是基思?帕尔默的女儿。想到这个与自己孙子同龄的5岁女孩永远失去了父亲,贝茨勋爵无法抑制心坎的悲哀。

第二个偶尔是贝茨勋爵看到的一个电视访谈,在曼彻斯特体育馆爆炸事件中丧生的一名8岁小女孩的家人接收采访。贝茨勋爵一边看一边流泪,无法相信有人竟然对着一群手拿爆米花的孩子引爆炸弹。

这是5月23日(爆炸事件越日)在英国曼彻斯特体育馆四周拍摄的花束与玩具熊。新华社/法新

这两个偶尔促使贝茨勋爵最终决议徒步英伦三岛。“我认为我们的家园更需要帮助。恐惧袭击、大选中的激进偏向、英国“脱欧”带来的分裂和恐怖、格伦费尔大楼火灾,乃至今天的硫酸伤人事件,都引发了我对祖国的深深担心。”贝茨勋爵在出发前说。

7月20日,这一天是英国议会开始休会的日子,也是贝茨夫妇的结婚留念日。二人因慈善徒步而结缘,在一场名为“为奥林匹克休战徒步”的活动中相识。贝茨夫妇从伦敦芬斯伯里公园清真寺出发,经卡迪夫、曼彻斯特、贝尔法斯特,最终抵达爱丁堡,行程1024公里,为伦敦和曼彻斯特恐袭遇难者家眷募集了超过5万英镑。

贝茨勋爵参观芬斯伯里公园清真寺。(图片由李雪琳提供)

在爱丁堡,贝茨勋爵说,慈善徒步是一场修行,在净化本身的同时也温暖了他人。

“黑暗不能驱散黑暗,只有光亮可以做到;仇恨不能驱除仇恨,只有爱可以做到。”马丁?路德?金的这句话成为贝茨勋爵徒步英伦最好的注脚。

“即便在最根深蒂固的痛恨眼前,

和平也是可以实现的。”

在徒步英国时,贝茨勋爵每天都在社交媒体上写日记,记载一天的行程和感触,并颁布每天行走的距离以及募集到的善款数额。日记的中文版发表在贝茨勋爵的微信大众号上,中文读者能够直接通过扫描公众号中的二维码捐款。

贝茨勋爵所穿白色T恤反面图案。(图片由李雪琳提供)

贝茨勋爵在徒步时身穿的白色体贴衫上写有“团结”字样,他也试图用徒步传递本人主张团结、反对决裂的价值观。选择从芬斯伯里公园清真寺出发,别有深意。6月19日清晨,一辆货车冲向从清真寺里停止祈祷走出来的人群,导致1人死亡,多人受伤。

极端分子试图挑起不同信仰者之间的仇恨,而贝茨勋爵用自己的行动向大家证明,不同信仰者可以好好相处。

贝茨勋爵抵达“2017英伦同心慈善徒步”终点爱丁堡。(图片由李雪琳提供)

追古思今,在景致如画的北爱尔兰,贝茨回想了历史上腥风血雨的新教徒和天主教徒之争,由此联想到现在中东地域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的争斗。

英国公投选择脱离欧盟后,北爱尔兰地区的分别主义情感加重。为此,贝茨回想了北爱尔兰这片土地结束30年流血摩擦的艰苦过程,“即使在最根深蒂固的仇恨面前,和平也是可以实现的。”

贝茨勋爵这一路运气不太好,时常被突如其来的大雨淋成落汤鸡,还深受腿痛、背痛困扰,但生疏人的善意给了他极大激励。

位于英国雷丁的华为分公司员工与贝茨合影。(图片由李雪琳提供)

在一条公路上,一名开着白色小货车的装修工人忽然叫住贝茨,向他张开双手,手心里有两英镑硬币;在位于雷丁的华为公司,华为员工为贝茨特意准备了姜茶,辅助他缓解疲劳。

“向为二战成功作出奉献的中国致敬”

至今已经完成六次慈祥长走的贝茨勋爵,对徒步中国依然历历在目。这次从伦敦动身时,他还把中国人送给他的铃铛挂在了随身的小包上。

2015年7月,在中国红十字会的赞助下,贝茨和夫人李雪琳从北京出发,历时71天,从北京经河北、山东、江苏走到南京,终极到达李雪琳的家乡??浙江杭州。总行程1701公里,召募善款9万英镑。

这段特殊阅历让贝茨勋爵深有感受。回国后,他在夫人李雪琳的帮助下,将旅途中的日记和照片加以整理,于2016年出版汉英合订本《徒步中国??爱与和平的信仰征程》。2017年,英文版《为和平徒步??中国之旅的超文化休会》问世,详细记录了中国之旅。

贝茨勋爵在参观南京大屠戮纪念馆时留言。(图片由李雪琳提供)

他说,2015年全世界都在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70周年,中国在二战中伤亡惨重,选择“为和平徒步到南京”,是因为南京在二战中饱受创伤。他希望以实际行动来推动和平,提示人民记住那场恐怖的战争,“向为二战作出贡献的中国致敬”。

此外,2015年凑巧还是首届英中文化交换年,两国政府都向对方派出了不少文艺团体,通过举行各种文化交流活动,拉近了两国间的距离。

贝茨勋爵到达“为和平行走”活动中 国终点站??浙江大学。(图片由李雪琳提供)

贝茨勋爵把徒步的终点放在杭州,则有一个非常浪漫的起因??夫人李雪琳家乡在杭州,母校是浙江大学。作为杭州女婿、浙大女婿,贝茨一直有个愿望,就是“到妻子的故乡和母校走一走,看一看”。 

发现一个真实的中国

在徒步之旅中,贝茨天天都要与形形色色的一般中国人打交道,他感想最深的就是中国人的乐观爽朗、热忱大方,不论是赶羊群的牧羊人、卖石榴的小贩、坐着小木船采菱角的农妇,仍是维修道路的工人、加油站的服务员,玩棋牌的白叟。他说,他从中发现了一个“真实的中国”。

贝茨达到“为和平行走”运动中国终点站??浙江大学。(图片由李雪琳供给)

从北京天坛出发时,贝茨被前来送行的100多名中国人惊呆了。人们赠送佛珠、鲜花给他,还有人在他的帆布包上挂了一串保安然的铃铛。

贝茨在《徒步中国??爱与和平的信仰征程》一书的后记中写道:“数据显示,中国人是世界上最乐观的人,有41%的中国人正认为世界正变得越来越好,33%的人则答复说世界变得越来越糟;反观英国,只有4%的英国人以为世界正在变好,而感到世界越来越糟的竟占65%。”

贝茨发现,与英美国家强调个体愉悦不同,中国人更重视家庭和社会责任感。他看到,中国城镇和乡村的广场上,大人推着坐着玩具汽车或者滑板车的小孩满地跑,很少看到儿童单独一人,小孩子老是被一大家子人围绕着。

在亲自感触到“中国人的仁慈和慷慨品德”后,贝茨勋爵不禁发出这样的感叹:“英国人对于中国的意见也许依然被文化包袱中那些先入为主的偏见所蒙蔽,而首届中英文化交流年以及我的徒步‘真实中国’之旅,好像是一个可以检讨我们文化累赘的绝好时间……不妨扪心自问:该如何通过文化交流和相互尊敬,吸取两种文化之精髓,不断改进?”

贝茨勋爵在南京和江苏浙大校友会的成员一起在旧城墙合影纪念。(图片由李雪琳提供)

泰山脚下的邢家村给贝茨勋爵留下了深入印象。围坐在一棵500岁参天古树下的村民见到贝茨后,热情地邀他一起聊天。

“其中一位村里最年长者告诉我,我是迄今为止他们村里的首位外国客人,这位老人今年已经95岁且还是一位经历过二战的老战士。大家看着照片,聊家庭,聊食品,非常投缘……接着大家一起合影留念,随后,就犹如从水井里打水一样天然,村民们纷纷取出了智能手机开始扫描我们的二维码,这样一来便可以通过微信交流共享所拍的照片。我不禁感慨,这真的就是个地球村,大家之所以有幸成为其中一份子,不是因为我们来自不同国家,而在于人类彼此间的共性。”

拍合照之前,贝茨以为要向村民说明一下什么是数码相机或手机,但没想到的是,人人都拿出智能手机而且还能上网。贝茨勋爵感慨古老世界和现代文明在邢家村联合得如斯天衣无缝,也对中国通讯、道路等基础设施建设赞叹不已。

贝茨勋爵在山东徒步时路经一片石榴园。(图片由李雪琳提供)

“我所走过的道路,施工标准都很高。护栏、排水设施和路肩都经过精心维护。各村负责各自范围内的维护工作,他们好像在相互竞争,看谁的工作做得最好。公路,尤其是我徒步经过的处所公路,仅仅是中国基本设施奇观的一个掠影罢了。”

贝茨勋爵认为,由于基础设施建设投入的资金通常回收周期很长,许多西方国家的政府局限于周期较短的选举,对长期许诺避而不谈。中国却不囿于这种思维,政府眼光深远,把目标定在了2049年,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0周年之际,中国要成为世界当先的经济体。

“有些人认为这是天方夜谭,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没有人会疑惑中国实现这一目标的可能性。”贝茨勋爵说。

-END-

监制:包尔文 李大伟

记者:梁希之 孙萍

编辑:于荣 徐晓蕾

凤凰号